超冷血!台中男因壓力太大持剪刀狂刺,孕婦血染全身哭求:我還有寶寶,求你放過我

何所思 2020/09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目前世界變化太快,特別是疫情影響,不同人群面臨各種各樣的壓力,有的因為工作負荷大,有的因為失業面臨經濟壓力,有的擔心患病。

台中一名劉姓男子疑似因為是壓力太大,竟然在18日持剪刀刺向詹姓孕婦,現場地上血跡斑斑,畫面相當驚悚!據悉,詹女遭到刺傷時,不停哭喊,「我肚子裡還有寶寶,拜託放過我!」不過劉男仍狠心猛刺,冷血的行徑令人髮指!

根據《ETtoday新聞雲》報導,35歲的詹姓婦女在物業公司上班,需要管理許多物件,而她的同事透露,26歲的劉男在昨日早上9點多時,向公司反應套房的水管正在漏水,詹女得知消息後先連絡水電廠商,並獨自前往劉男的住處進行查看,豈料,劉男卻突然從詹女後方勒住她的脖子,隨後還持剪刀狠刺好幾下,甚至直接刺進她的腹部,當時詹女不停的哭喊,「我肚子裡還有寶寶,拜託放過我!」但是劉男仍然不以為意,極為冷血。

▼詹女到劉男租屋處後,遭到狠刺。

據悉,劉男疑似因為失業的關係,上星期還在和女友一起住的租屋處,企圖輕生,而案發當天,女友出門後,因為家裡漏水,劉男才通知物業公司,豈料,詹女前往確認卻遭到剪刀攻擊,而因為詹女的求救聲非常淒厲,驚動住在旁邊的房客,大家紛紛前往現場查看,沒想到驚見房內血跡斑斑,鮮血流滿地,連忙報警處理,並叫救護車將詹女送往醫院進行搶救。

中國附醫表示,詹女因為傷勢過於嚴重,一度住進加護病房,不過經過整夜觀察和治療後,生命跡象在19日恢復穩定,目前已經入住普通病房,雖然媽媽和孩子都平安無事,但仍需在醫院觀察中。而詹女的哥哥稍早也在臉書發出文,表示「感謝大家關心,剩下交給警察處理,犯人自首了。」

對此,警方透露,這起事件發生台中市東區台中路的一棟大樓內,劉男在行兇後就前往清水分局沙鹿分駐所投案,而他在19日已經被送到三分局偵辦,至於劉男的犯案動機為何,警方仍需進一步釐清。

▼劉男犯案後到清水分局沙鹿分駐所投案。

長期壓力之下對精神心理會產生哪些危害呢?

 
 
 

可以產生以下問題:

(1)超過2周:有的人出現持續的睡眠困難,可以表現為入睡困難、容易驚醒,有時雖然睡著了,但起床後依然感覺到不解乏困倦。

(2)廣泛性焦慮障礙:人持續處於緊張不安中,過分擔憂和誇大危險,擔心的內容和物件較泛化,比如擔心患病、遭遇交通意外、說錯話等。疫情時期,大眾最擔心的就是會否被傳染得病,容易胡亂聯想。喉嚨有點不舒服,就無意識開始乾咳,不停地測量體溫,非常害怕自己體溫升高。有的人莫名地惴惴不安也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什麼,這稱為「自由浮動性焦慮」,常伴有心慌、胸悶、出汗、胃腸不適、失眠等軀體症狀。

也有人出現急性焦慮發作,即「驚恐發作」,表現為發作性的明顯恐慌,伴明顯的胸悶、心慌、出汗、頭暈、發抖等軀體不適,病人常有瀕死感或失控、發瘋、崩潰感。不少病人在極度的驚慌下,往往需要到醫院就診,檢查未發現異常後才能平靜下來。

(3)疑病症:明明沒有感染疾病,但總是懷疑自己已經患病,雖然經檢查排除了患病可能,但是仍然感到不放心,反復要求醫生再次檢查確認。

(4)強迫症:出現重複的、明知不必要的思想或者行為,明知過分但克制不了,對個體造成困擾。常見的行為表現有重複檢查,如反復檢查口罩是否戴好、防護措施是否做到位;有的表現為過分清潔,如反復洗手、洗澡、對物品進行消毒等;也有的表現為強迫思想,如反復考慮自己的每一個動作細節,確保自己沒有被污染。

(5)急性應激障礙:一般在重大的心理應激之後發生,如親人離世等。一般在創傷事件後數分鐘或數小時內產生,創傷性事件的情境會反復出現在意識裡或夢境裡。個體可能表現為麻木、情感反應遲鈍、意識不清晰、不真實感,或嚴重的焦慮抑鬱。也有人出現行為異常,如亂跑、興奮、情感爆發。個別症狀嚴重的病人可出現思維不連貫,甚至片段的幻覺和妄想,達到精神病的程度。

(6)情感障礙:可以表現為抑鬱發作——心情低落,缺乏動力,懶言懶動,無心做事,最糟糕的情況是悲觀、絕望,出現自傷、自殺念頭甚至行為。也有少部分人在心理壓力下出現躁狂或輕躁狂發作的情況:情緒興奮,言語增多,頻繁地給周圍的人打電話,睡眠減少,說大話,過分關注疫情,不切實際地要求參加公益事業,不切實際地大量花錢、捐款等。有人在救援工作中出現草率冒失、不避危險、不計代價的「英雄」行為,導致不必要的損失。

用戶評論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