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為會被幹趴下嗎?

何所思 2020/08/31 檢舉 我要評論
這周出差,沒時間寫長文,就和大家聊一聊我不久前去華為參觀的見聞和感受吧。

其實7年前,我就去過華為,在華為某部人員的帶領下,參觀了華為大學、工作區域、任總辦公處等地方。當時,華為也是處於被美國打壓的狀態,美國眾議院的情報委員會搞了一個報告,說華為可能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。雖然這個報告只是羅列了一堆莫須有的理由,什麼有用的證據都沒有找到,但不妨礙美國政府搞了一堆封殺令,不讓華為並購美國企業或參與美國專案投標,不讓美國公共部門和企業購買華為設備等等,最後搞得華為被迫宣佈放棄美國市場。

很多善良的中國人可能不知道,美國對華為的打壓,不是特朗普上臺才開始,而是已經搞了好多年了。

事實上,華為自從2002年開始進入美國市場,當年就被思科告了,此後若干年一直就被美國政府各種打壓,又說是侵犯智慧財產權、又說是危害國家安全、又說是違反制裁伊朗一攬子法案等等,雖然沒有一次真正查出什麼問題,但就是不讓華為在美國好好做生意。

不過,7年前我去華為的時候,發現華為似乎並沒怎麼受美國封殺的影響。在華為內部感受到的,是一片欣欣向榮。那時候,雖然華為進不了美國,但在全球市場高歌猛進,已經把朗訊等一眾國際巨頭全部挑落馬下,在通訊設備行業,華為前面的對手,只剩下思科一家。接待我的那位朋友說,思科已經不算什麼了,我們已經成立了「打C辦」(思科的英文名為Cisco),很快就能把它幹翻。

我不知道那位朋友是吹牛還是確有其事。反正當時聽了很感振奮。而幾年後,華為在營收規模、發展速度、研發投入、市場競爭力等方面,確實遠遠超過思科。現在回想起來,華為與美國的梁子,早已是命中註定,逃無可逃。思科好歹也是美國頂尖的高科技企業,在通訊行業全球老大的位置待了很多年,是美國的驕傲,也是創新、就業、納稅大戶。而華為說幹翻就幹翻了,美國人無論從心理上和經濟上,都難以接受。

所以,在特朗普挑起的貿易戰中,華為成了首當其衝的出頭鳥,被採取了全所未有的制裁措施,也就不意外了。當然,美國人連綁架家人這種流氓手段都能堂而皇之地用上,這一點是誰也沒料到的。

有些中國人還在為美國打壓華為而辯解,說華為自己也有問題。但實際上,美國搞華為,和華為有沒有問題沒半毛錢關係。強大,就是華為的原罪。只不過,美國人可能怎麼都想不到,打來打去,華為就是打不死。

這次重訪華為,我是懷著憂慮的心思而來的,因為這一次,美國的打壓與以往各次都截然不同。以往都只是市場的封殺,是從消費端下手,不讓美國人買華為的東西而已。但世界這麼大,即使華為無法進入美國市場,還有亞洲、歐洲、非洲在。無法和美國人做生意,雖然令人遺憾,卻並非生死攸關。而這次是技術的封殺,是從供應端下手,不讓人把含有美國技術和零部件的東西賣給華為,禁止的對象不僅包括美國人和美國公司,還包括全世界。哪怕一個芬蘭人想賣一個芬蘭設備給華為,只要這個設備裡含有一個美國產的螺絲釘,美國人都要找他麻煩。這就讓全世界想和華為做生意的人都心存顧慮,台積電就是這樣被嚇住了,宣佈對華為斷供。

這意味著,美國對華為的態度,從此前的「你別來賺我的錢」,轉變為「我情願連你的錢都不賺,也要把你搞死。」

僅此,大家就知道這一次華為有多麼艱難。所以這次重訪華為,我也特別想實地看一看,華為現在到底是個什麼狀態,能不能撐過去。實地考察的感受是:華為雖然現在很艱苦,但是會越打越強,而不會被打趴下。我依然看好華為的未來。在華為,我們先是參觀了ICT技術展廳,看了華為的部分技術佈局,如晶片、全棧AI、wifi-6等,一個總體感覺是:未來幾十年,世界不管往哪個方向發展,華為都是必不可少的底層基礎設施,而且是全世界競爭力最強的玩家之一(或者「之一」都可以去掉)。

華為現在研發工程師有9.6萬人,一年投入研發的資金就高達1317億,這兩個數字都是全世界數一數二。這種對研發的超級重視,一直以來都是華為保持競爭力的重要源泉。我注意到,華為新的使命是:把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、每個家庭、每個組織,構建萬物互聯的智慧世界。

看到這三個「每個」的表述,不得不讓人感歎華為的雄心之大。如果放在別的公司上,會覺得這家公司在吹牛,但是華為說出來,卻感覺順理成章,毫無違和。 中間交流的時候,華為主管公共關係的副總璩靜和AR/VR總裁李騰躍都做了演講。

聽璩靜的演講,感受最深的就是任正非提出「開門辦華為」。這兩年來,華為可能也感覺到了此前不和外界溝通,不和新聞界打交道的方式,未必適應新的形勢,所以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